烟云,如画

高中作文-1700字

“烟云挥袂作流画,娇柳欠身望归人。

翳影盘桓离去否?清风带雨眷红尘。”

印着写意的烟云图案的封面早已覆满灰尘,流云在其上游走,尘封的字句在其中呻吟。已经多久不曾再轻拂那硬纸质的笔记本?青涩的笔迹串连成篇章,那是我们共同吟过的诗歌,做过的梦想,有过的快乐……

人,真是一种矛盾的、奇怪的、难以理解的生物,为了将来幻想中安逸的生活,如今却把自己流放在不安的尘世中颠簸。而我并没有较为崇高,亦只是其中最普通的一个。

再平常不过的一天,亦是没有任何波澜的一个休憩时间,同样天天都瞥见乃至不愿将目光多停留一秒的窗外的世界——一如既往,本该如此才是。

那是被极高极劲的风撕裂的流云,成了丝丝缕缕缠绕纠结,将整个天空网得密不通风;又似命运女神手中的纺纱,每根纱线都纠缠着世间,时刻上演着精心编织的唯美画面。湛蓝色的幕布,纯白色的画笔,搭配上窗前一抹嫩绿色的摇曳,恍惚间心里升腾起某种情绪。本该索然无味的极寻常的一幕,此刻在眼中因何如梦,如画?或许这正似偶遇旧友的欣喜,是种念旧情怀吧。但即便如此,我也不过只把曾经的几秒稍稍停顿成了几十秒,再没有给这旧友般的情怀多一点的眷顾。

我游离的思绪被召回了。这是我们年少最珍贵的时间,趁着还能挥洒几时轻狂,该是抱着满腔的热血直冲青云。风华正茂,我们有资本以正盛的青春托起自己的野心与张扬,每一步都应走得声势如雷,走出年华如花。

而这才是我们在如今当做的事:操起那支笔来,将万丈豪情尽数倾泻与桌上的那些书本上,挥毫泼墨,恣意轻狂。“三年后,一战定终生!”在这句让人几乎耳廓起茧的话洗脑般的灌输下已然经历一度春秋。我又拾起笔来,将头埋在堆砌如城墙的书山中,遮蔽了视线,顺应着家长、老师、同学,珍惜着“黄金学习时光”的年华,怀揣这要考多少多少名的轻狂,暗暗下着全力奋斗的决心,心里默念着“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”……空悲切……

饭后茶余,与母亲谈论起提升自己的渴望与焦切,虽无结果,母亲却也显出欣慰的神情,而我独自倚着床头陷入沉思。看着他人站在高处光鲜亮丽,心生羡慕却又求之无路,思之无方,苦闷不得已。烦躁之中将头别过,寻向窗外的一线光亮。城墙一般厚实的云山,又洁白如天使的飞羽,在正午耀眼的阳光下蒙上一层光晕,将反射的那一点光华施舍般洒入窗内,却足以令我双眸明亮。

记得多久以前,我便是如此躺在院落里那个破旧的沙发上,守着自己的一隅小天地,呆呆地看着天上的浮云变幻形状,编织着稚嫩的词句,幻想自己在期间翱翔。那时有一样的流云,却是不一样的心境。那是在多久之前,我还不曾懂得忧愁,又是从何时开始,习惯了眉头紧皱……该是午休的时间了,为了午后重新投入奋战而养精蓄锐,多思也无益。于是又带着那没有答案的问题昏昏睡去。

梦里,有烟云如画,淡然茶香,倚窗而坐,琴筝作响。

午后的天空被蒙上了铅灰色的厚重的幕布,太阳隐蔽与其后,艰难地透着几丝微光,却也在整个天幕的散射下显得黯淡。

空气沉郁无比。

幕布上似墨痕翻腾,放纵不羁,恣意挥洒,如某个酒酣的诗人兴至而作的写意画,写尽世间之随性,浓重的墨迹下是势如山海的个性与张扬。粘稠的墨汁在天幕上缓缓流淌,最终还是承不住重量,泼洒而下,却在半空中澄净颜色,击碎在地面上时已是晶莹的珠。一时间,世界被水帘遮蔽,又似雾气弥散,看不真切。寂静的空场上,回响着暴雨的咆哮,一切阴郁、不甘、孤独、压抑,尽数,倾泄。那震彻人心的声响,缭绕成余音,绵延在每个人的灵魂中,激荡着日日不变而近乎麻木的心。

混杂在人群中,将双目埋与伞底,我踽踽地拖动着步子。雨隐约小了,于是将伞撤去,微凉的风带着雨丝拂过面庞,蒸腾的水珠微微带走些于数理化中过载的大脑产生的多余热量。而即便此时,思维依然没能从满心的忙碌中挣扎而出。无意识地,我双眼迷离着踏入教学楼的正门,身旁是无数的同类,背后是逐渐浓重的墨画,沉郁的黑色在天幕上再次凝聚,等待着下一次的倾泄,洗尽铅华。

耳边尽是聒噪的读书声,激昂的讲课声,运笔的沙沙声。然而在其之中我却辨出一个声音朗笑着吟唱:“烟云挥袂作流画,娇柳欠身望归人。翳影盘桓离去否?清风带雨眷红尘。”随着悠扬而超绝洒脱的笑声,我手中的笔不绝停下,思绪翻飞,抛下一切矛盾、挣扎与纠结,信步渐行渐远……

相关作文

  1. [京华烟云]伴我成长

    人生漫长,能有几本好书相伴身旁?国学鸿儒林语堂,书<京华烟云>之典章,予我一枕书香,伴我成长! 或许就是那惊鸿的一瞥,让我目睹了你的芳容.十一岁的我捧着你的简装本在新华书店里,就像是掘到金子一般,只因你和我的乳名有一个共同的"烟"字,从此,缘起不灭-- 凭着仅有的一点 ...

  2. 流逝的烟云

    漫缈的烟云,鸡啼声中日升日落,看惯了人间烟火.陈旧的气息从泛黄的纸页上升腾.散溢,幻化成三个诗一般悠远的意象,投在时间岸边的崖上,渐渐清晰.清晰„„西施--玉手掩胸态含愁沉鱼落雁.闭月羞花:本非人间粉黛,疑是仙家误落凡尘.西水湖畔石杵捣纱,东窗阁内儿女情长.让那东施效捧腹之好的,就是你吗?众人皆言英 ...

  3. 朝是烟云黄昏虹

    太阳快落山了,成群结队的游客们都已散去.这时,我们开始向瀑布进军. 走过谷底弯弯曲曲.泥泞的小路,再过了几座摇摆不定的铁索桥,大约40多分钟,抬头一看,哇噻!只见眼前金光闪闪,一条彩色腰带,系在瀑布中间. 那就是瀑布黄昏特有景象--虹. 湍急的水流从山顶汹涌而下,像一支支利箭,直射谷底的巨石,发出震 ...

  4. 逃离烟云岛

    逃离烟云岛. [烟] 最近的最近,一段足以陷入另一种困顿并逐步丧失本我的时间,开始迷恋上烟. 我自知,终究还是执拗不过直觉.此前,一度以为自己要就此烟灭为一地烟灰色的存在.褪去伪装的若无其事,袒露遍体鳞伤的内心.迷恋是一种证明自己存在与热情不减的方式.我曾迷恋过一个以歌唱代替言语.以沉默代替悲伤的人 ...

  5. 过眼烟云

    樱花落尽的那天,站在窗前看你明媚的笑颜,却觉得灿烂得刺眼.--题记 朦朦胧胧的夜,已看不清你的脸,唯有那双曾荡涤尘埃的眼,时常在我梦中浮现.樱花树下的传说,沉淀着罪恶却开放得妖艳,那一片片看似无暇的展现,怎知汲取多少无奈的冥献? 黄昏,稀落的人群,飘散的法梧桐叶,微黄的阳光斜射进窗前,你微微的笑着, ...

  6. 六月的雨,是你的过眼烟云

    没人知道,六月的雨来的匆忙,我正低头于季节的暮色中,春光美好,我把自己映成一片风景,在朝阳或落日余晖下,让那瘦弱的思念一点点一点点化成那年某人离去的印记. 谁也不知道,我的美丽绍于谁? 谁也不知道,我每日那所谓的翘首,仅是一种渴望的姿势. 我从没爱过,或恨过,就是六月的雨来了,我也仅仅是摇摇那一身华 ...

  7. 林语堂[京华烟云]读后感

    林语堂<京华烟云>里有一段论命格与婚姻的话: "人有五种命型,就用金.木.水.火.土来代表.男女婚配,就是这种命型配合的学问.命型若配得好,可以彼此相辅,彼此相成.有的两种命型,即使不是两者相克,渐渐也趋于两者相伤." 他说,木兰是金命,莫愁是土命,荪亚是水命,立夫是 ...

  8. 梅子黄时雨

    梅子黄时,江南浸在雨里. 一开始,还只是阴阴郁郁的天气,空气里略有些夏初的不安,行道树已伸出苍绿的枝,撒下一方小小的阴凉.天上若都是云,便也看不出哪儿是云了,只是一片灰色,像是天空阴沉的脸.后来,便听天气预报说明起入梅,梅子黄时雨,从极远的地方赶来,化为萦在指尖的轻纱,绕在江南,洋洋洒洒. 天空是泼 ...

  9. 夏韵,牵引一段遐思

    多少次,就想伸出手,用一种爱怜轻轻推开岁月虚掩的门,那样也许能隐约看到残留的烟云:多少次,就想登台望远,用一场遐思柔柔飘进赏风颂月的惬意,那样也许就能深刻体会到比黄花还瘦的容颜.假若这时我真的乘风归去,是否可以登临仙境,听一首绿竹弦丝?划过双眸的月光,映带着绵绵的思情,蛰伏在心间.一颗流星荡漾出清脆 ...